著名演员京剧琴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6日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7个义项)

  ▪河北大学文学传授

  ▪投资名家巴菲特迷

  出名演员京剧琴师

  ▪济宁市优良员

  ▪玉雕大师杨宝忠

  ▪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党委副书记

  ▪陈氏太极拳拳师

  查看我的珍藏

  (出名演员京剧琴师)

  杨宝忠(1900~1967)中国京剧余派老生演员,后专工操琴。安徽合肥人。少小酷好音乐,与琴师陈彦衡过从甚久,对谭腔和胡琴吹奏技巧有深湛研究。他又嗜西乐,从朱蛛隐习小提琴,并将小提琴的某些弓法融于胡琴吹奏中。他的指法矫捷,弓法顺畅,独具一格。中年当前,正式拜奚子刚为师,专业操琴,先后与言菊朋、马连良、杨宝森等合作,共同默契。他与杨宝森和鼓师杭子和的合作,被观众称为三绝。著有《杨宝忠京胡经验谈》 。 别的还有陈氏太极拳拳师、河北大学人文学院传授等同名名人。

  1898年

  1967年

  《伐鼓骂曹》

  《伐鼓骂曹》

  杨宝忠(1898年~1967年),字信忱。客籍安徽合肥,身世梨园世家。祖父杨朵仙是与梅兰芳的祖父梅巧玲统一时代的出名旦角演员,父亲杨小朵为清末民初的出名演员,亦工旦角。叔父杨孝方(宝森之父)为出名俞派武生。宝忠堂叔伯弟兄三人,宝忠居长;二弟宝义,习花衫,曾从吴彩霞学艺,倒霉青年时病逝;三弟宝森为京剧四大老生之一,是杨派老生艺术的创始人。宝忠的大妹适出名青衣林秋雯。林是上海人,为马连良班的二牌花旦演员,与马连良合作时间不长,因为体弱多病而辞班前往上海。他生下来就是个大少爷,未受“坐科”之苦。家里请人给他说戏,又有姑丈王瑶卿(京剧史上的主要人物,“四大名旦”皆出其门下,人称通天教主)倾囊相授,他11岁便以“小小朵”艺名登台表演于北京天津,颇受接待。21岁,拜出名老生余叔岩为师。他的感受活络,能将玻璃陶器瓷器,堆积一处,按挨次敲击,即发出凹凸分歧却协调动听的音乐旋律来。

  二三十年代是宝忠舞台生活生计最活跃的黄金时代,虽然没有挑班唱头牌,但他在京剧舞台上已是一位很出名望的老生演员。他与杨小楼尚小云、小翠花、章遏云等很多名演员都合作过,很受倚重。

  杨宝忠17岁变声,家居休养的他起头研究胡琴钢琴小提琴和西方音乐理论学问。他还与很多音乐名家交往,如老志诚柯政和刘天华。他拉的一手小提琴,每个音符都恰似一条漂亮的弧线,或出于幽谷,或腾入云端,余韵不停。

  杨宝忠常在上帝教堂给唱诗班伴奏圣歌。只需他去,便有人(如京剧名票南铁生)也跪在圣众席后排祷告,为的是听他的吹奏。很难想象:世俗世界的一个伶人能进入那样纯洁不尘的心境。他的耳音乐感,让人倾心,而反映的活络,思维的深度又非一般人所及。虽说胡琴与小提琴都是弦乐,但胡琴声音偏于激越,不敷优美;小提琴则委婉柔媚,但有时显得气焰不足。文化乃人生中的一种聪慧。一小我能兼善如许的两种乐器,其心智与胸襟绝然不凡。

  一次,北京协和病院会堂举办音乐会,此中有老志诚的钢琴独奏,也有他的小提琴独奏。杨宝忠用小提琴吹奏中国保守乐曲《梅花三弄》,令听客与同业惊讶不已。“意悠扬,气轩昂,天风鹤背三千丈。”中国前人的乐思被他的西洋技法演绎得细腻流利,并放射出异常光泽。杨氏“三弄”像春风吹遍了京城。很快,这支曲子由美国胜利唱片公司以优厚的酬金请他灌制成两面一张的唱片,一上市即畅销全国。

  尚小云与他合作表演的新戏《摩登伽女》里,最初一场叫“斩断情丝”。尚小云以西洋踢踏跳舞排场作为结尾。他特请杨宝忠小提琴伴奏。而当杨宝忠手握提琴,身着西服,风姿潇洒地走上舞台,几次向观众躬身请安时,阿谁强烈热闹惊动的场景,是此刻靠着一句“掌声有请”才有掌声的歌星大腕所千万不及的。

  《伐鼓骂曹》

  杨宝忠在当演员的时候,以《伐鼓骂曹》最受接待。这是杨宝忠享名最早的拿手戏之一。这出戏有三段西皮二六唱段,第一段“丞相委用恩非小,区区鼓吏怎敢辞劳……”,转快板“罢、罢、罢暂且忍下了,明日自有我的巧妙高”时,“罢、罢、罢”三字,嘎然叠起,令人精力一振,每唱到此处,全场必报以强烈热闹掌声。演到伐鼓时,[夜深厚]曲牌的鼓套辅音色之美有如“敲金击玉”,铮铮有声,听之令人沉醉。与曹操对话时唱的“鼓打一通六合响,鼓打二通振朝纲……鼓发一阵为雷响”的“一阵”鼓,如单皮鼓的“丝边”,落点铿锵,快而不乱,确是分歧凡响。30年代初,焦菊隐先生开办中华戏曲学校,礼聘出名京剧演员担任教师。杨宝忠也被约聘。焦菊隐晓得杨宝忠的《骂曹》出名,请他传授此戏。杨宝忠应焦氏所请,把《伐鼓骂曹》这出戏教授给王和霖。王和霖第一次演唱这个戏是在吉利戏院(白日),那时他刚14岁,杨宝忠亲身为他操琴,师生合作大受接待。日常平凡杨宝忠到戏园子演戏乘坐的是他本人的包月车,可是那天去给王和霖操琴倒是骑着他那辆“铁亮”自行车去的。车上拴着胡琴,穿着朴实和通俗排场人员一样,一点“角儿”的架子也没有。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骑车上园子?他说:“我骑车上园子是给我的学生伴奏,该当以排场人员的身份呈现,要给学生以好的影响。”杨宝忠这几句话,乍听起来仿佛是一件小事,可是糊口在旧社会的一个名演员,能如斯虚心看待学生是很不容易的,是十分宝贵的。

  50年代中期杨宝忠出任天津市戏曲学校副校长兼任教师,像过去一样,他积极培育戏曲人才,为祖国戏曲事业作出了贡献。

  北京京剧院的青大哥生安云武,结业于北京戏校。云武的父亲安延年是杨宝忠的门生,宝忠很喜爱云武,曾教过他《碰碑》、 《文昭关》、 《伐鼓骂曹》等戏。为了让云武在家中操练鼓套子,杨宝忠把他晚年演《骂曹》利用的南堂鼓送给了云武,以激励他学好演好这出戏。云武对杨宝忠先生的栽培教育老是感念不忘。

  今天,闻名京剧舞台的良多位中年琴师如王鹤文万瑞兴魏国勇等皆为杨宝忠的学生,真可谓桃李满全国,菊圃百花开,杨派琴艺,后继有人。

  上个世纪30年代初,北京有位以“雍密斯”表面登台唱京戏的德国女人。她先天很好,又受过名家教授,与她合作的老生演员即是杨宝忠。二人合演的《四郎探母》等剧,都获得好评。一次,他们在北京吉利戏院演《秘诀寺》,脚色的阵容很是划一。开演之前,下场门(旧式剧场为四根圆柱支持的方形舞台,在后面板壁的摆布两边,各设一门,系演员上下场合用。右端之门称为上场门,左端之门称为下场门)台口突然竖起一个启事牌,上面写着“杨宝忠艺员嗓音失润请君谅解”几个大字。观众一时众说纷纭。

  该他上场了。虽然第一句要了个碰头好,到了后面,即便已把调门放低,但他唱起来仍显费劲。全剧演得平平,无出色可言,而观众很谅解,没一小我喝倒彩。足见,杨宝忠是有分缘的。这出《秘诀寺》对他来说,震动很大。也惹起伴侣的关心,一位老票友看罢,即说:“信忱(杨宝忠字)的前景不妙了。”

  恰是因为嗓音的变化,这位余(叔岩)派正宗老生放弃了演员的行当,走上了琴师道路。有人说:本来他该大红大紫,是烈性白酒的嗜好,终止了他的演艺生活生计。杨宝忠自幼就喜音乐,家学渊源,其腕力指音都有过人之处。有了改行的筹算,曾与姑丈王瑶卿筹议,谁知姑丈一桶冷水浇下来,说:“你本人好好想一想,你当了文场(即京剧伴奏),就永无回头之日。纵便能再回头,生怕连今天的地位声誉都没有了。”

  杨宝忠回抵家中,越想越不是味道。一气之下拿起一只亲爱的鼻烟壶,当场摔了破坏。这一摔,倒摔出了他改行的决心来。

  照行内的老实:在未拜师以前是不克不及吃戏饭的。也就是说,你杨宝忠的胡琴再拉得好,没有师傅也不克不及算文场。在民国二十三(1934)年12月20日,他在北平“同兴堂饭庄”拜弦子圣手锡子刚为师,杨宝忠从此正式改为琴师。

  他第一次正式登场操琴是拜师后的第四天(12月24日),为马连良俦奏《借春风》。马连良多有目力眼光呀!待杨宝忠刚拜了师,即邀请他插手本人的梨园“扶风社”。马连良处处以礼相待,酬劳极高,不单在告白、报纸和戏单上,加上“特请杨宝忠操琴”的旁注,并且在舞台上设立琴师专座,真是尊宠备至。每次杨宝忠举琴出场,台下必是一片掌声。为表谢意,他总要向前走几步,或点头或鞠躬,然后再退回到琴师的座位。杨宝忠从不频频调弦,定音历来是一手准。该当说,马连良的演唱和杨宝忠的伴奏在气概上有很大的分歧,但相互共同默契。那时他俩合作灌制的《借春风》、《甘露寺》、 《苏武牧羊》等老唱片,此刻都是极具赏识价值和收藏价值的声腔艺术材料了。

  翡翠玉石无其光润,丝绸素绢无其详尽。杨宝忠的胡琴其实太好了,常常是胡琴花腔迭出,掌声强烈热闹而长久,致使形成鹊巢鸠占之势。加上他率性而行,不管谁唱,胡琴从不收敛,像只万花筒似的,令人目眩魂摇。有一次,马连良的情感降低,演唱结果欠佳。一路演来,心中暗自不悦,感觉是杨宝忠的胡琴刮了本人的胡子。也就从那晚起,马老板疏远了颇具要挟力的杨宝忠。杨宝忠也是个心细之人。他不久即发觉:马连良表演时,用的是本人;可在吊嗓子的时候,就换了人。杨宝忠暗里里对伴侣悄声道:“我将近分开马家了!”

  俩人终究分手,马连良改用了李慕良。

  杨宝忠与马连良分手之后,有段时间很不满意。也是,以他的声望和很高的酬金,当然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班社。这时他已从百顺胡同搬到和平门外西河沿西口的一所四合院栖身。房子前提很好,原是京剧名票文物珍藏家夏山楼主(韩慎先)的房产。外院是杨宝忠礼聘的纪师傅制造胡琴的工作室,里院为本人的室第。

  闲来无事的日子,在客观上给他一个反思的机遇。他频频地想:莫非本人的人生真的应验了通天教主那句话:“胡琴再好,也是傍角儿(指梨园次要演员、乐工、后台办事人员对次要演员的依存关系,依傍名角而糊口),寄人篱下,本人不克不及做主。”颠末这番冲击,他决心协助弟弟——“要让我们老三(即杨宝森)成名!”必然把他雕琢成器,务使其身价地位并驾于马连良。

  苍天不负有心人,杨宝森终究有一天,组班挑大梁唱头牌了!凡杨宝森表演,海报上必写“杨宝忠操琴”5个大字,以加大影响力。杨氏昆仲的合作,对杨宝森的表演是个极大的鼓励和激励,其嗓音也更加地好起来,每场表演也都十分负责,常常贴演“双出”。他真的成了继余叔岩之后、成家立派的老生。杨宝忠用胡琴把弟弟包个风雨不透,杨宝森所有的行腔、吐字、用嗓、气口,都在这位伟大琴师的掌控范畴之内。从杨宝森的身上,也找回并再现了杨宝忠本人的舞台芳华。难怪有人认为:杨宝森创立的杨派之可以或许传播,哥哥的胡琴要占一半的功绩。以至有如许的见地———与其说宝森会唱,毋宁说是宝忠会拉。若无杨宝忠指点唱法并作唱腔设想,《文昭关》、 《碰碑》、《伐鼓骂曹》等杨派名剧的舒展安然平静、古朴苍凉的表演气概,也不会如斯流行。俗话说:牡丹虽好,还须绿叶搀扶。但对杨氏兄弟而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一轮明月照窗前,愁人心中似箭穿……”这是《文昭关》里的出名杨派唱段。戏中,杨宝森饰演的伍员(子胥)一夜白了头。可他本人只活了49岁(1909-1958),头发还没来得及白呢!杨宝森生前萧瑟,红在了身后。而有幸的是,杨宝忠善始善终地为他伴奏,伴奏到他最初一场表演。

  一小我的生命力,大多在窘境中滋长。弟弟跻身京剧“四大老生”的行列,杨宝忠以全数心血和大半辈子生命实现了“我要协助老三成名”的诺言。大丈夫轻存亡,重然诺。这就叫“一诺令媛”。

  “文革”起头,杨宝忠当即被他的学生以“反动权势巨子”的罪名打入牛棚,成了天津的“牛鬼蛇神”。常听人说,中国几代带领人都曾感慨中国老苍生是最好的。精确地讲:是最好统治的。别说老苍生,连学问分子在内,都是上面说什么信什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位学者认为:当被统治者驯服并习惯于统治者的思维思虑,两者在客观上就成为了“共谋”。我很认同这个概念。这个社会呈现过的很多悲剧,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这种“共谋”的产品。

  后来,杨宝忠身患沉痾,回北京的家中就医。在此期间,他常去梅(兰芳)家和姜(妙香)家串门。杨宝忠管梅夫人(福芝芳)叫舅妈,管姜妙香夫人(冯金芙)也叫舅妈。姜夫人给他包饺子吃,梅夫人则请厨师给他做红菜汤沙拉。他每周三天去梅宅吃饭,三天去姜家就餐。所以杨宝忠本人说:“我肚子里的油水,就靠俩舅妈了。”

  杨宝忠、杨宝森、杭子和三人合影

  灰尘衣冠,江湖心量。虽然情况邪恶,糊口窘迫,但杨宝忠给梅家长幼带去的是音乐和欢愉。梅绍武屠珍佳耦曾对我说:“‘文革’期间,杨宝忠常来我家串门,母亲怜悯他大哥体弱,又晓得他工资被扣发,就请他常到我家来吃饭。他是我家老中小三辈都接待的人。杨宝忠素性好说笑话,虽然受尽波折,却仍然乐观,还诙谐地表演他在天津被迫令唱‘牛鬼蛇神嚎歌’的怪样儿,逗得母亲忍俊不由。他每次一来,先到母亲的上房问安,坐不到半小时就要借碴儿到我们俩住的西屋来。孩子们一见就把他围起来,要听他讲故事。梨园掌故,马路旧事,音乐故事,他是装了一肚子。晚饭后,孩子们就非请杨大爷拉拉提琴不成。那时西洋古典乐曲属于‘四旧’、‘毒草’,没人敢听、敢吹奏。因我家是独门独院,大师也就能偷偷地享受一番。由我们的女儿红红钢琴伴奏,他就精力充沛地奏起《吉卜赛之歌》。乐曲照旧,但因他的处境和表情,悠扬的琴声便多了一丝忧愁。我们最初听到杨大哥的吹奏是在1968年。有一阵子他没登门,大师就感觉环境不妙,大要凶多吉少……”公然言中:就在这一年,他活到了头。

  在北京,他还常去西单一家乐器行,当然,乐器行的人也出格尊重他,喜好他。一来聊聊闲话,二来弄弄胡琴,或制造或补缀。刚起头,他是在乐器行里面的一间房子玩弄乐器,后来嫌光线太暗,本人就挪到了临街的玻璃窗下。冬季的一天,他被路过这里的天津市戏曲学校、造反派发觉,劫持回津,囚于斗室,无人办理,无人干预干与。几日后,冻饿而死。

  落日十里,西风一叶。一个极具才思的艺术家,解救本人的能力一般都是很弱、很弱的。杨宝忠广结分缘,最初倒是孤立无援。杨宝忠素性乐观,而离世的那一刻,不贴心上可滴血,眼中可有泪?他的死,当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共谋”的成果。我敢断言:那些发觉他在北京西单乐器行坐着的人,必然是年轻人;那些把他押回天津并关进无取暖设备小屋的人,必然是年轻人;还有阿谁掌管着小屋钥匙却不给他送饭送水的人,必然也是年轻人——他们必然就是天津戏曲学校的学生、造反派。不错,“文革”是策动的,可杨宝忠倒是间接被这些人弄死的。这不是“合谋”是什么?“文革”的血腥战果,恰是通过许很多多的名曰“革命群众”的小我来实现的。受害者身上的伤痕,能够说绝大部门都是在魁首号召下,在革命组织的筹谋掌管下,由熟人、亲人、同事、手下、伴侣、学生、街坊、邻里间接脱手干的。我们本人“该当反省,手上能否有血痕?”——前不久,女作家方方说的这句话,指向的是一个并未消逝的现实。

  害死杨宝忠的年轻人,大大都此刻可能都活得很风光,也问心无愧。章伯钧不断对犹太人问题感乐趣,这可能与他德国留学时住在犹太人家庭的糊口履历相关。父亲曾明白说:毒害犹太人暴行,纳粹希特勒是首恶祸首,但也有全德国公众的狂热参与。这就是说,数百万犹太人被关押、被搏斗的罪行,也是上与下的“合谋”了。现在有成绩的京剧琴师,能够独自举办专场音乐会,以至是京剧胡琴交响乐音乐会。以京剧曲牌“夜深厚”定名的大型乐曲,也已搬进了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掌声、鲜花、喝彩、赞誉、捧场,艺人一生等候的工具,包罗万象。可惜的是,杨宝忠没赶上这些专为中国京剧音乐弓弦大师举办的盛典。但从另一个角度想:这些嘉会都属于古典与风行时髦的“对接”,中国保守艺术落到了这个份儿上才风光,申明它本身已虚弱到将近咽气了。所以,杨宝忠也不成惜——他活在中国京剧真正繁荣的昌盛期。真的,文化方面的事物很难判断它的正与反、先辈与掉队、幸与倒霉。

  “故人安在,出息哪里,苦衷谁同?”杨宝忠的魂灵是慢慢地从躯体中离去,恍似白云一缕,袅袅舒卷于天际。我们若隐约听到从远处传来“一轮明月照窗前”的咏叹,请勿错愕,那是杨氏昆仲在另一个世界又继续他们的粉墨生活生计了。

  1917年,夏历丁巳年:杨宝森起头学戏

  1921年,夏历辛酉年:余叔岩收杨宝忠为徒

  1926年,夏历丙寅年:孟小冬假寓北京

  1931年,夏历辛未年:杨宝森成婚

  1931年,夏历辛未年:孟小冬在长城公司灌制唱片

  1934年6月8日,夏历甲戌年四月廿七日:雍竹君初次在武汉表演

  1934年12月20日,夏历甲戌年十一月十四日:杨宝忠拜锡子刚为师

  1934年12月24日,夏历甲戌年十一月十八日:杨宝忠初次为马连良操琴

  1938年2月16日,夏历戊寅年正月十七日:杨小楼接三

  1938年2月28日,夏历戊寅年正月廿九日:杨小楼大殓举行

  1940年3月29日,夏历庚辰年二月廿一日:春元社请杨宝忠操琴

  1941年,夏历辛巳年:杨宝森组宝华社

  1941年8月28日,夏历辛巳年七月初六日:言少朋组班停当

  1941年9月,夏历辛巳年:程砚秋八次赴上海表演

  1943年6月1日,夏历癸未年四月廿九日,10时:余叔岩丧礼举行

  1944年4月9日,夏历甲申年三月十七日:宝华社三次赴沪表演第三天

  1944年4月16日,夏历甲申年三月廿四日:宝华社三次赴沪表演第十天

  1944年4月23日,夏历甲申年四月初一日:宝华社三次赴沪表演第十七天

  1944年4月30日,夏历甲申年四月初八日:宝华社三次赴沪表演第二十四天

  1944年5月14日,夏历甲申年四月廿二日:宝华社三次赴沪表演第三十八天

  1946年8月,夏历丙戌年:1946年8月上海黄金大戏院表演

  1955年6月,夏历乙未年: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

  1955年6月24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五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一天

  1955年6月25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六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天

  1955年6月26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七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天

  1955年6月27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八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四天

  1955年6月28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九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五天

  1955年6月29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初十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六天

  1955年6月30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一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七天

  1955年7月1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二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八天

  1955年7月2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三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九天

  1955年7月3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四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天

  1955年7月6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七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三天

  1955年7月7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八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四天

  1955年7月8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十九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五天

  1955年7月9日,夏历乙未年蒲月二十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六天

  1955年7月10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一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七天

  1955年7月11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二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八天

  1955年7月12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三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十九天

  1955年7月13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四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天

  1955年7月14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五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一天

  1955年7月15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六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二天

  1955年7月16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七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三天

  1955年7月17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八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四天

  1955年7月18日,夏历乙未年蒲月廿九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五天

  1955年7月19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一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六天

  1955年7月20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二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七天

  1955年7月21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三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八天

  1955年7月22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四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二十九天

  1955年7月23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五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十天

  1955年7月24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六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十一天

  1955年7月25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七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十二天

  1955年7月26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八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十三天

  1955年7月27日,夏历乙未年六月初九日:宝华京剧团四次赴沪表演第三十四天

  1956年12月29日,夏历丙申年十一月廿八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一天

  1956年12月30日,夏历丙申年十一月廿九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二天

  1956年12月31日,夏历丙申年十一月三十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三天

  1957年1月1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一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四天

  1957年1月2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二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五天

  1957年1月3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三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六天

  1957年1月4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四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七天

  1957年1月5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五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八天

  1957年1月6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六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九天

  1957年1月7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七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天

  1957年1月8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八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一天

  1957年1月9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九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二天

  1957年1月10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初十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三天

  1957年1月11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一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四天

  1957年1月12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二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五天

  1957年1月13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三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六天

  1957年1月14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四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七天

  1957年1月15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五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八天

  1957年1月16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六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十九天

  1957年1月17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七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二十天

  1957年1月18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八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二十一天

  1957年1月19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十九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二十二天

  1957年1月20日,夏历丙申年十二月二十日:天津市京剧团初次赴上海表演第二十三天

  1957年11月,夏历丁酉年:程砚秋、杨宝森合录《武家坡》

  词条标签:

  杨宝忠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8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fangcaodi8

  (2018-10-04)

  《伐鼓骂曹》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编辑:admin)
http://jtmsailing.com/ybz/3/